使整间住所增辉添色美图

美图 2019-08-26 13:53:18 68

 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,山区带有时代印记的古民居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其实,在慢慢消失的古民居中,檐画是最能体现建筑文化艺术精华和风韵的,它既与古民居相融和谐,又与青山绿水相映增辉。

  井冈山地处偏僻,被富裕之乡人戏称为“山牯老”,但“山牯老”的民居也有檐画,井冈山老表称其为“屋檐画”。因一幅幅的檐画好像长方形盘子,老表又戏称“盘子画”。

  在井冈山,无论是有近百户人家的大村庄,还是处在深山老林仅有几户农户的小山村,上世纪七十年代前盖的民居,有土砖屋、“干打垒”和“青砖黛瓦马头墙,飞檐翘角坡屋顶”的赣派三联、五联“人字”房。

  建“人字”砖房,上了梁盖了瓦,吃了圆屋酒,新屋还未完工,脚手架还得留着,方便画师画画,待里外屋檐画都画好了,才算真正完工。画师其实就是顶级的泥水匠师傅,按当地规矩,只有能独立完成马头墙、瓦当和屋檐画制作的,并且熟悉图纸、画样的才称得上师傅。师傅们熟悉农村习俗,了解事主的心思,所以深受乡人喜欢。

  井冈山自古受庐陵文化影响,一般都要在门楼正中上端和两端上墙、正厅横廊人字檐、正厅大门两侧上墙等进行绘画装饰,使整间住宅增辉添色,典雅庄重。

  山区“盘子画”虽比山外稍有逊色,但乡土气息浓郁,画得最多的是山间流传的吉祥物,如在正厅横廊里有象征喜上眉梢的“喜鹊登梅”,象征高尚品德的松、竹、梅,寓意年年有余的莲花和鲤鱼等。正面墙两边的墙垛面上,画上紫气东来、寿仙爱莲等,墙垛两旁画如意卷草,装饰高挑的垛头。房屋山墙上画八卦、吞口、卷草等。分两边沿山墙斜画龙形卷草至前后垛头,画多少、多大,根据面积而定,一般是偶数,以求吉利。

  画“盘子画”时,井冈山师傅不使用毛笔,临时采来新鲜的木槿花树枝,以枝条粗细准备平头、尖头、毛头等十几种,以枝当笔。用硬枝条画出的线条粗细均匀,避免了在线条中出现“蜂腰”和“螳螂肚”,确保不犯国画之大忌,而且笔画刚毅,气势磅礴。

  在“盘子画”两头的方格中,常画吉祥动物、花卉、书卷、宝瓶等,诸如岁寒三友、六合同春、竹报平安、富贵根苗等题材来衬托、装饰画面,在粉塑为扇面形的瓦当中,画以花草、福、寿等。

  在“盘子画”题材中,历史故事是取之不尽的源泉。走进井冈山的村庄,几十幢房屋的外墙檐画一一呈现在你眼前,会有一种“唐三千、宋八百、画不完的是三国”的感觉。

  这些“盘子画”的色彩历经几十年不褪色,主要是在于颜料的调配上。师傅们平日里从山里寻来各种颜料石,锤碾后一一装罐,作画时用土烧酒、土糖配制调匀而成。

  据传,井冈山檐画始于明清。后来,读了书,才知道“盘子画”在中国传统建筑上属于绘制的装饰画,叫彩绘,也称为丹青,在中国自古有之。彩绘分和玺、旋子和苏式,其中苏式等级较低,但画面内容丰富,如山水林草、人物故事、画鸟鱼虫以及戏剧题材等,适用于普通人家。

  在偏僻山区的大小村庄,能有如此悠久的用丹青绘成的“盘子画”,足以令人震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