具有五件及以上幼米IoT产物的操纵者数目扩张至

小米 2019-08-26 13:48:10 81

  小米于8月20日交出了今年“年中考”成绩单,CFO周受资用“稳健增长”来形容其业绩,小米科技创始人、董事长雷军在其个人微博上大呼“超预期”,并对相关业务的增势手动点赞,但小米股价在资本市场的表现,却让外界评价其“业绩向左、股价向右”。

  一边是颇为亮眼的业绩,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6月底,小米集团实现了营业收入957.1亿元,同比增长20.2%,经调整后净利润为57.2亿元,同比增长49.8%。

  另一边却是不太乐观的股价。8月21日,大盘刚开盘,小米的股价先从9.50港元/股迅速拉升了2%,可“欢喜”稍纵即逝。小米当日最低时仅为8.81港元/股,暴跌5%,创下了8月以来的最大跌幅。

  仅以8月21日的收盘价来看,8.96港元/股,相对应的市值为2148亿港元,小米这个备受瞩目的新巨头,较上一个交易日快速蒸发了近113亿港元。截至发稿前,8月23日上午,小米的股价正小幅回升。

  今年以来小米发布的两份财报中,不管是手机还是AIoT这两大核心业务,抑或是其他业务几乎都呈现出正向走势,但令人诧异的是,亮点数据之后的股价总是出现相反状态。

  从上市之初就一直买入小米股票的某投资者对记者坦言,如今他对小米的信心也被现实“打蔫了”。不像前两个月,即使小米连续下跌,他仍阶段式地选择买入,而今则踩了“刹车”。“小米减持压力很大。”上述小米投资者告诉记者,他不知道何时才能等到,那个可以抛出部分小米股票的高点。

  上述小米投资者虽然认为,小米是一家涉足物联网领域较早的公司。但动态看2019年以来,小米“很难称上是一只好股票。”

  财报显示,第二季度小米互联网服务收入同比增加108.8%,占互联网总收入的36.0%。其中,像有品电商的GMV在今年上半年收获了人民币38亿元,同比增长高达113.9%但资本市场对有着这样业绩的小米并不买帐。

  上述小米投资者将他的信心难以提振归因于,“小米的营收存在一个问题”。原来,市场上对小米公司的性质定位,就是一家以卖手机等硬件为主赚取互联网服务费用的公司。“智能手机销售仍是它收入的主要来源”,他说。

  财报显示,第二季度来自于智能手机业务的收入达320.2亿元,占小米总营收的61.6%,IoT和生活消费产品收入共计149.4亿元,互联网服务和其他业务收入分别达到了45.8亿元和4.05亿元。

  一位证券分析师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,智能手机及IoT、生活消费产品收入在小米公司总营收中占比超90%。

  而且小米的财报释放出了另外一个讯号与第一季度相比,小米最主要的三块业务收入增速均有所下降,其中手机业务降幅最为明显。

  出货量放缓成为整个手机行业面临的现状,身在其中的小米难以幸免。富途证券认为,“提供流量入口的手机,是小米商业模式的起点,但在国内强大的华为、OPPO、vivo的竞争下,小米手机需要不断的投入大量研发和营销费用,去守住硬件的地盘。”

  事实上,面对竞争对手的强势围剿,小米通过在硬件上压缩利润来抢占市场。“四个季度以来,小米手机业务持续以结构调整为重点,而不是单纯的追求出货量的增长。”周受资也在财报电话会上如是说到。

  他口中所说的调整,除了与Redmi的双品牌策略外,小米手机也是“越卖越贵”,数据表明,小米手机在中国大陆和境外市场的平均售价(ASP),分别同比提升了13.3%和6.7%。这一经营策略也让手机的毛利率显著提升,由第一季度的3.3%增长至第二季度的8.1%,季度毛利润达25.7亿元。

  第二季度,小米互联网服务的毛利润率保持在65.6%,远超手机硬件销售带来的利润回报,但其收入占整个营收的比例依然不高,仅占8.8%左右。

  此前即便小米跌至上市来最低点,上述小米投资者仍会看好,“手机不行了,小米还有AIoT的故事可讲。”财报显示,第二季度IoT与生活消费品营收占比相较去年同期增长了5.9%。

  另外,截至2019年6月30日,小米IoT平台已连接的IoT设备数(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计算机)达1.96亿台,同比增长69.5%。其中,拥有五件及以上小米IoT产品的使用者数量增加至300万人,同比增长78.7%。

  小米生态链中的中小企业与小米之间的关系也值得关注。“小米的销售渠道可以直接提供给生态链企业使用。”米雪龙是宁波小匠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CEO,作为小米米家平台的服务商,他日常的工作核心是帮助一些企业连接米家的物联网家电操作系统,“小米生态链的很多企业都是我们对接的”。